EARS 2

Discover the exciting world of electroacoustic music and learn to make music with sounds.

包络

声音的生命

每个声音都有音头,音腹和音尾。所有的声音都随着时间而变化。

声音不同则包络不同。包络的形态可以影响我们的声音听感。

Envelopes

创作技巧

包络形态将会影响声音的听感。

分解包络

为了帮助我们讨论声音的包络,我们需要将其分解成为四个清晰的部分。

  • 起冲声音的起始速度。
  • 衰减 – 从起冲跌落到平稳状态的时间。
  • 延留声音生命周期中的一个稳定时期。
  • 消去 – 逐渐衰减到无声。

ADSR

每个声音都将天生的拥有这些部分,但分配比例不同(有些声音将只会拥其中有两到三个部分。)


起冲

起冲有时会很短,有时也会很长。起冲是大脑用来尝试识别声音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。

快起冲

这个声音拥有一个快起冲。聆听它的起始(时间)有多快。

FastAttack

慢起冲

这个声音拥有一个慢起冲。你可以听到它是如何慢慢显现的。它的声音非常柔和并且平稳。

SlowAttack

快起冲的声音是比较清脆的,而慢起冲则会显的更平稳和圆润。

延留

声音发出了一个长延留(时间)的响声。

长延留

这个声音拥有一个长延留(时间),聆听其平稳的音色。

LongSustain

如果我们消减了延留部分,那我们就会把注意力放在起冲上。

短(或无)延留

延留声音此时不发声了,声音从音头几乎瞬间淡出。

ShortSustain

拥有长延留的声音将会持续发声很长时间。拥有短延留的声音将会非常短促 。

聆听范例:钟铃

如果我们聆听钟铃的声音,我们可以听到它回荡着的长延留声。

原始钟铃

这个钟铃声拥有一个长延留(时间),不断的响了很久,随着它的震动慢慢消亡。

BellUndampened

但是如果我们用布按住同样的钟铃并抑制其发声,我们就会去掉所有的延留,并主要保留它的起冲。

被抑制的钟铃

这次,布阻止了钟铃的震动和发声。它几乎立刻抑制了延留声。

.

BellDampened

通过布来抑制震动,我们改变了钟铃的包络,从而突出了声音的起冲。


关于其他部分的包络附加信息

包络的其他两个部分 – 衰减和消去 – 同样在声音呈现方式中扮演者重要角色,但它们却更加微妙。

衰减

消去


声音最终会淡出。我们在聆听声音时,常常会顾头不顾尾。

无论如何,“消去”部分会让我们所听到的声音变得不同。

短消去

这个声音结束的非常突然。好像被某个人狠踩了急刹车。

长消去

这个声音在平稳的消去(时间)中渐渐淡出。

一个拥有长消去(时间)的声音最终会很长,并会慢慢淡出。而拥有短消去的声音则会快速淡出。



包络的变形

由于包络是声音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属性,改变并且变形声音的包络,会大大影响声音的最终听感。

反转

当我们反转声音时,我们也反转了包络。因此起冲变成了消去,而消去变成了起冲。

原始声音

聆听原始声音的包络。它有一个快起冲(时间),紧接一个慢衰减(时间) – 延留(时间) – 消去(时间)。

SlowDecay

被反转的包络

这个声音被反转了,因此包络现在也逆向了。对比原始的声音,我们现在有了一个慢起冲(时间),紧接着一个快衰减(时间) – 消去(时间)(这里竟然已经没有延留部分了)。

SlowDecayReversed

反转声音的手段经常被用于各种不同的音乐风格中。反转包络会让声音变得非常不同,并且创造非常梦幻的新声音。

拼贴

拼贴声音允许我们去除或者重新组织声音包络的各个部分。通过去掉包络的其中一个部分,我们可以戏剧性的转变声音的听感。

原始声音

这个声音有一个清晰的强起冲。 你可以听到“敲击”玻璃的声音。

Glassding

由于起冲是我们大脑识别声音来源的重要信息之一,通过去除起冲,我们可以隐藏声音的来源。

通过拼贴去除起冲

这个声音曾经的起冲部分通过拼贴手段被去掉了。我们不再会听到玻璃的敲击声,仅能听到玻璃的延留声。

GlassdingNOAttAck

去除(或变形)声音包络的起冲部分,可以帮助我们隐藏原始声音的来源,同时可以让听者将注意力集中在声音的不同方面。

附加

声音包络的形态直接关系到物体的震动和发声。声音的属性以及促进其发声的方式,都将会影响包络的最终属性。

例如:思考拨奏琴弦(得到一个短促的拨奏声)和拉奏琴弦(得到一个平稳的持续声)之间的不同。